江右商幫的萌芽

來源:宣調處發布時間:2017-12-04[關閉][打印]

江西有著悠久的商業科技文明史。3200年前九江蕎麥嶺青銅冶煉,將中國青銅史前推至夏代;虎方國青銅文明、新干大洋洲青銅文明,鑄就了商代南方青銅文明的輝煌。

漢代,江西工商業開始興盛。漢武帝時期,便在南昌建造大型戰艦潯陽樓船。海昏侯墓,出土10余噸近20萬枚馬蹄錢、五銖錢,說明江西冶煉之發達,科技之繁榮。

“物華天寶”的江西,盛產茶、木、桑、苧麻等物資豐富,金、銅、銀、鐵、高嶺土等礦產富有,唐代江西制瓷業、礦冶業、造船業、紡織業、茶業的發展,為江西提供了豐富的資源秉賦。

京杭大運河的打通,讓江西贛江、信江、饒河、撫河、修水五大水系,猶如現代的“五條鐵路”。唐朝宰相張九齡打通的商道——梅關古道,猶如現代的“高鐵”。因此,“舟車孔道,四達之地”的江西,可實現中原與南方人暢其行,貨暢其流。

唐宋時期,江西成為全國經濟文化中心之一,中原大地各路人馬紛紛涌入,將江西商業文明推進新階段,孕育著江右商幫的萌芽。“舸艦迷津,青雀黃龍之舳唐初王勃在《滕王閣序》中,記錄了贛江遍布船、塞滿渡口的繁榮景象。

 

公元815年的一個夜晚,九江潯陽江畔,江州司馬白居易送友將歸,忽聞琵琶聲。“商人重利輕別離,前月浮梁買茶去”琵琶女凄涼身世,讓們可以穿越歷史,窺見昔日浮梁縣茶業的興盛

據《元和郡縣志》記載,浮梁縣每年可產茶“七百萬馱”,約占全國茶葉總量的三分之一;稅收“十五萬貫”,占全國稅收的八分之三。

“浮紅產于浮梁,其始祖是紅茶鼻祖河紅。先有鉛山河口的河紅,后有修水的寧紅,再有浮梁的浮紅,“河”“”“”是中國三大紅茶。河口,因此成為“萬里茶道”的起點

  

河紅茶,是“萬里茶道”的必然選擇。瓷,則是“絲綢之路”的重要物品。景德鎮,舊“昌南鎮”,盛產瓷器。唐武德時期,昌南鎮商人陶玉將自己所燒的陶瓷,運入關中,前往京城長安銷售,深受人民喜愛,從而驚動了皇宮。朝廷便命令陶玉專門燒制陶瓷,進貢給朝廷,成為皇家御用之物,有“假玉器”之美譽。從此,昌南鎮陶瓷名揚天下。

“薄如紙、白如玉、明如鏡、聲如馨”的景德鎮瓷器代表中國制瓷業的最高水平。青花瓷與玲瓏瓷、粉彩瓷、顏色釉瓷,并稱中國四大名瓷。青白瓷,是代表宋代制瓷最高水平之一的瓷種,確立了景德鎮“世界瓷都”的地位。景德鎮瓷器“china”,成為世界眼中的中國china”形象。

北宋皇帝宋真宗,曾經以“景德”作為年號,景德鎮因此成為全國為數不多的以皇帝年號命名的城市之一。中國瓷器三絕之一的元代青花瓷梅瓶“蕭何月下追韓信”,號稱十億元都不賣,是世界最貴的瓷器。

 

除了瓷茶之外,“絲綢之路”上的物品還有夏布“嫩白勻凈、通行四方”的夏布,因萬載最為著名,故統稱萬載夏布。唐朝,夏布被列為貢品,曾每年僅銷往朝鮮就達幾萬捆。乾隆贊不絕口的“玉龍衣”,就是用夏布制作的,用夏布制作皇家的玉龍衣,足見其質量上乘,工藝精湛。

臨川,是我國唐宋紡織業中心,晚唐創造出著名的醒骨紗。南宋臨川,則出過一位著名布商,叫陳泰。春天,他給農戶預付錢幣。夏秋,他回收農民織的麻布。這種史無先例的包買商經營方式,既保證自己的貨源,又讓農戶不愁生產資金和產品銷路,更讓陳泰成為中國近代商業模式的先行者。

 

江西自古釀酒業發達,是中國白酒文化發源地之一,海昏侯出土的蒸餾器或改寫科技史,將我國蒸餾酒的歷史提前1000多年。

宋代南昌生產的金波、雙泉酒曾享譽全國。進賢縣李渡無形堂,至今保存著元代燒酒作坊,是中國年代最早、遺跡最全的白酒作坊遺址。

“同步知味攏船、荊公聞香下馬”宰相晏殊回家探親,總要特意花上幾個小時攏船上岸,喝上幾李渡酒;宰相王安石路過李渡,不禁下馬來小酌一番。對李渡酒盛贊有加的兩位宰相,不約而同地攜帶李渡酒,分送給京城的同僚好友。

元代,江右商人借“海上絲綢之路”鼎盛的東風,揚帆遠航,將生意做到海外。南昌人汪大淵兩次隨商船下西洋,游歷220多個國家,這比明初鄭和第一次下西洋要早75年,寫下著名的《島夷志略》《島夷志略》,印證了當時海運之發達,江右商人活動區域之廣泛。

 
体彩快乐10分钟